<i id='ze37b'></i>

      <fieldset id='ze37b'></fieldset><acronym id='ze37b'><em id='ze37b'></em><td id='ze37b'><div id='ze37b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ze37b'><big id='ze37b'><big id='ze37b'></big><legend id='ze37b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1. <tr id='ze37b'><strong id='ze37b'></strong><small id='ze37b'></small><button id='ze37b'></button><li id='ze37b'><noscript id='ze37b'><big id='ze37b'></big><dt id='ze37b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ze37b'><table id='ze37b'><blockquote id='ze37b'><tbody id='ze37b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ze37b'></u><kbd id='ze37b'><kbd id='ze37b'></kbd></kbd>
    2. <i id='ze37b'><div id='ze37b'><ins id='ze37b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1. <ins id='ze37b'></ins>
        1. <span id='ze37b'></span>

          <code id='ze37b'><strong id='ze37b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dl id='ze37b'></dl>

        2. 幸福一本dao到老散文隨筆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8

            所謂幸福,是有一顆感恩的心,一個健康的身體,一份稱心的工作,一位深愛你的愛人,和一幫值得信賴的朋友。

            與你牽手到老

            劉文濤今年四十八歲,她是我的妻子,我與她結婚整整二十四年,我倆育有二個女兒和一個兒子,在這風風雨雨的日子裡,我們同舟共濟肝膽相照相親相愛,我從心底對妻子充滿著感激之情。

            妻子出生在鄱陽湖畔,煙波浩淼的鄱陽湖養育著這方水土的人。生活在這裡的人勤勞善良。民風淳樸,主要種植著棉花、小麥、稻谷、花生等農作物,也有少數世世代代靠打魚謀生。這裡屬中亞熱帶濕潤季風氣候區,氣候溫和,雨量豐沛,光照充足,無霜期較長,最適宜棉花的生長。上個世紀六十年代,這裡還是全國棉花種植基地,當時的農業部部長王震將軍還多次視察指導,一時讓當地老百姓感到驕傲自豪。

            劉文濤的童年時光充滿著幸福快樂。春天到綠得發亮的林子裡,找剛剛鉆出地面的竹筍,拔幾棵嫩筍回傢改善夥食;林子裡空氣新鮮是天然的氧吧,各種各樣的鳥從一棵樹上時不時地飛跳到另一棵向陽的枝頭上,發出悅耳動聽的聲音,匯集成歡樂的海洋。夏天裡湖水漫上瞭小山丘,浪花歡快地拍打著湖岸,湖中的魚兒在水中盡情嬉戲,翻騰出白色的浪花,村前的池塘荷花開得正艷,真是應瞭“酷暑天,葵榴發,噴鼻香十裡荷花。”

            鄱陽湖的秋天景色更是迷人,此時已進入枯水季節,水落灘出,形成瞭廣袤的濕地草洲,芳草飄香,成片的蓼子花迎風怒放,翩翩起舞,恰似人間仙境,鄱陽湖也如同戴上瞭美麗迷人的花環,嬌艷迷人。冬天則成瞭候鳥的天堂,有大雁仙鶴白鷺應有盡有,有道是“鄱陽鳥,知多少?飛時遮盡雲和月,落時不見湖邊草。”冬天看鳥則成瞭劉文濤最快樂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劉文濤上有一個哥哥。下有一個弟弟和一個妹妹,父母親整天在農田辛勤勞作,幼小的文濤還要照顧年幼的弟弟和妹妹,她自己還不到搖籃的身高的時候,常常左手搖著弟弟,右手搖著妹妹,還咿咿呀呀地哼著搖籃曲哄著他們睡覺,父母親從田間勞作回來,聽到女兒的哼唱,勞累頓時就消瞭一大截,文濤在閑暇的時候還會給爸媽送茶,幫父母親拔雜草。那時農村大都燒煤火,每天文濤清晨起床,拿把扇子對著火爐口拼命扇著,煤爐上方冒起滾滾濃煙,讓人喘不過氣來,文濤被熏得眼淚吧嗒吧嗒往下掉,也就是在那個年代,飛屋文濤的哮喘病至今還很嚴重。

            轉眼到瞭上學的年齡,別傢的孩子都是在大人的陪護下去報名,文濤知道父母親農活正忙抽不過身來,就獨自一人到離傢二裡開外的學校去報名。老師很奇怪這麼小的女孩子膽識過人,就問起她的父母親和她自己的名字,她聲音洪亮對答如流,老師很是欣賞。

            開學後,文濤當上瞭學習委員,那時學校興起背誦課文,學生在規定的時間把老師佈置的課文內容背誦瞭,就可以提前回傢。否則就要關學。所謂關學就是把學生關在教室裡繼續背書,不允許回傢吃飯。教室裡經常有人關學,但文濤總是第一個回傢吃飯的學生,同學都對她投去羨慕的目光。

           王者榮耀 文濤從小學一年級一直到五年級學習成績都名列前茅。轉眼間她馬上就要讀初中瞭,她傢離初級中學有十多裡的路程,最可惡的是夏天村莊唯一一條通往村外的路被大水淹沒瞭,村民來來往往隻能靠渡船瞭,要是去晚瞭說不準還要在野外過夜。文濤入瞭中學後,學習成績依然優異。這時文濤的哥哥娶瞭媳婦,哥哥有時會患上癲癇,發病的時候非常可怕,牙關咬緊口吐白沫,白眼珠子不停地往上翻,人突然栽倒地上不省人事,樣子非常可怕。嫂嫂見哥哥得瞭這種怪病,事前可能瞞騙瞭她,就天天跟大哥鬧離婚,百般刁難大哥。

            這時候,文濤的奶奶教訓起父親,說文濤是一個女孩子傢,女孩子學那麼多的知識文化,將來隻會給婆傢帶來好處,奶奶百般阻撓父親不讓文濤繼續讀書,再加上文濤的大哥落得如此光景,大嫂最後帶著父親的財產還是和大哥離瞭婚,這對文濤的父母親都是沉重的打擊。

            一九八三年農歷六月二十三日,文濤經歷瞭人生的第一次大考——中考。那時升上普通高中的比例也不過百分之二十,意味著初中畢業後將有五分之四的同學將面臨輟學,永遠失去讀書的機會。那一年文濤以全校第三的成績考取瞭縣重點中學,全縣女孩子總共也不過五人。

            這時候,文濤的弟弟又早婚瞭,弟媳婦整天嘮叨文濤念書的事情,說文女生公寓濤念書花瞭傢裡很多錢,並整天跟父母親吵架,加上奶奶的極力反對,父母親開始動搖瞭,決定讓女兒輟學。文濤知道lpl後,她氣得在湖畔瘋狂地奔跑,她來到一處高高的懸崖上,她閉著眼睛想從這裡跳下去,想結束自己的生命。這時傳來母親呼喚她的聲音,她猛然一驚,再艱難也不能離開母親啊,這不是讓母親一輩子都在罪孽裡度過嗎?

            高一年級的報名工作如期進行,文濤整天扛把鋤頭在田間勞作,她現在是一個農民,她還管著傢裡學生的媽媽2電影的那條老黃牛。文濤的鄉鎮有一所農村高級職業中學,它收取的是不能進普通高中讀書的學生,校長早就知道文濤的優異成績,並得知她傢的情況,那校長就親自到她傢傢訪,並聲稱讓文濤免費在學校讀書,文濤看著父母親左右為難的臉色,弟媳又在旁邊不停地嘀咕著牢騷滿腹。這時校長還說讀書期間給夥食費,知網校長說這文濤是辦校以來給予最優惠的一個學生。話說到這裡父母親動心瞭,就決定頂住壓力讓女兒繼續念書。文濤聽後當時就激動得大聲痛哭,盡管全縣就隻有她一人沒有去全縣最好的高中去讀書,那時進入縣城最好的班級讀書,就意味著為大學打開瞭那扇門。可在那所職高讀書的學生,每年高考過後錄取到高校的人數往往是零,要不那校長也不會那麼大方,校長把希望寄托在文濤的身上,他就是想學校有零的突破。

            文濤轉眼間就在這所學校念瞭兩年書,這兩年期間她的弟媳婦天天跟公公婆婆吵架,奶奶整天嘮嘮叨叨,為瞭文濤讀書的事情,母親都得瞭輕微的精神病。就在文濤升入高三的這一年,文濤的母親經常無端地發怒或狂笑,有時還穿著短褲子在路上狂奔。那時農村的重要經濟來源是生豬,她傢的兩頭大豬也不知舍原因莫名其妙地突然死亡瞭。她的母親是經不住媳婦和奶奶的滿腹的牢騷,犯下瞭精神分裂癥。

            文濤就這樣在高三上學期就離開瞭她做夢都向往的學校,她以後想去學校念書是一個蒼白的空想。她臉色蒼白面容憔悴,她真想又一次投湖輕生,可一想到母親,就打瞭退堂鼓。文濤的三叔是一個跌打醫生,還是鄉鎮醫院的院長。文濤就跟著三叔學醫,她決定做一名鄉村醫生。

            那時我在鎮裡的初級中學教書,我認識文濤還是得益於一次交通事故。我的同學生瞭一個兒子舉行周歲喜宴,我在喜宴上多喝瞭一些烈性的酒,就騎著自行車東倒西歪地回到學校。我來到一個高岸處,迎面走來一個八十歲的老頭,他拄著拐杖蹣跚著往前行走,正好與我撞個正著。老人傢當即就從高岸上摔瞭下來,我的酒頓時清醒瞭許多,不假思索地背著老頭朝醫院跑去,把我帶進手術室的人竟然是文濤。檢驗結果以後得知老人是輕微的傷,但必須在醫院觀察,因為畢竟是上瞭年紀的老人。給老人看病的醫生就是文濤的三叔。

            得知老人沒有大礙,我的心頓時輕松瞭許多。這時我才開始打量文濤,她中等的身材,圓圓的臉,頭發剪得齊整,大大的眼睛,眉毛烏黑發亮。我一看她的眼神比鄱陽湖裡的水還要澄澈,我的心不禁微微一顫,覺得她就是我苦苦追尋的另一半。得知她晚上一人住在一個小賣部裡,我輕輕地敲開瞭她的門,她微笑著給我開瞭門,我說身邊有幾百塊錢請她替我保管,我說我是一個馬虎之人,總喜歡丟三落四。她猶疑瞭一下看瞭我一眼,最後還是答應瞭我,就這樣我們相識瞭。我一邊在醫院照料老人,一邊聽文濤滔滔不絕地講她的故事。在賠瞭老人一筆錢後,交通事故總算塵埃落定。

            以後我和文濤海誓山盟花前月下,我倆蕩漾在甜蜜的愛情的世界裡。我倆在認識一年以後終於走進瞭婚姻的殿堂。婚後我傢住的是茅草房,讀書期間的債務還沒有還清。文濤毫無怨言,她說與我相親相愛是最大的幸福。

            為瞭生活,她學會瞭喂豬,上戶挑擔沿村竄戶賣一些水果,給人傢打工,在我倆的努力打拼下,生活如芝麻開花節節高。如今我傢也住進瞭別墅一樣的房子,女兒與兒子也在國內的名牌大學就讀。文濤說她的兒女們幫她圓瞭她的夢想,她現在從心底感謝黨的英明政策給她帶來瞭幸福的生活,她真想活一百歲,日子越過越舒心,咱老百姓是越來越有盼頭啊!

            幸福,溢滿瞭眼

            你知道幸福的感覺嗎?

            那並不是單純的快樂,快樂的時候嘴巴會哈哈大笑,但幸福的時候綻放的是心房,是由心底油然而生的暖意,就像屋簷下燕子的小聲呢喃,就像水底魚兒吐起的泡泡。所有的快樂都得到瞭最好的升華,整個人都感覺到瞭空氣流動的速度,身體與靈魂輕輕地離開地面漂浮起來。

            (一)

            我第一次有這樣感受的時候距離如今已經很晚瞭。那個時候我才初一,那是我生平第一個晚自習,晚上十點還在漆黑的路上慢慢地走著。多希望能看見一點光,哪怕是微弱的也好,可偏偏連月亮都藏瞭起來。

            很晚瞭,我想爸爸媽媽一定都睡瞭,隻有我還沒回傢吧。快到傢的時候,我們傢裡明晃晃的燈光讓我的眼睛很不適應,有一種鶴立雞群的孤獨感,因為整片樓隻有我們傢亮著。心被那突然闖進我世界的光暖化著,一下子就恢復瞭回傢的興奮。進瞭傢門,爸爸躺在一張椅子上呼呼大睡,身上沒有任何遮涼的東西,我就搖醒瞭他。

            我問他,你怎麼睡這兒啊。他說,這不是等你嗎,這邊路黑,要是你找不到路怎麼辦呢。頓時心中思緒萬千,一波一波的感動湧上心頭。在這之前,我隻知道爸爸媽媽對我很好,可那是我第一次從靈魂深處體會到那種具體細微的愛。

            每天都是那亮著的燈,讓我記得回傢的路,光明,也讓我心安。可是,我又怎麼會忘記回傢的路呢。

            (二)

            16歲的時候,喜歡上瞭班上的一個男生,但他並不喜歡我,他身後的女生都能組成一個旅遊團瞭,所以,對我的這份單相思也自然不抱多大的希望,害怕成為奢望,那個時候,都還很青澀,覺得隻要能遠遠地看著就行。

            我從小就黑,有點不像本土人,這好山好水卻沒能改變我黑的本質。很巧,星期五的下午,我和他,還有他的幾個朋友一起走在樓梯上,我的心怦怦地直跳,畢竟很少有這樣的機會跟心目中的男神說上話。他的朋友對我說,我那天民國諜影在公園看見你瞭,你旁邊的是你爸爸吧豆瓣?我點點頭,他又接著說,哈哈哈,難怪,我一直以為你的黑是世界未解之謎呢,原來……現在我知道瞭,基因啊。

            我當時有點懵住瞭,這個人怎麼這樣說話呢。十六歲的年紀,還不如現在這樣放得開,尤其又在自己喜歡的人面前,自然覺得極不自在,那時候,又把黑當成瞭我的缺陷。正當我覺得尷尬之極的時候,他突然停瞭下來,用瞭拍瞭那個人的腦袋,他兇巴巴地吼道,你怎麼說話呢,她哪裡黑瞭,我覺得白得剛剛好,挺好看的!然後他又看向我,你別聽他胡說,他嘴裡從來沒有吐出過象牙來。

            我看著他們,他認真的樣子,他的朋友一副吃瞭屎般的表情,竟然讓我開懷大笑瞭,我告訴他,我怎麼會介意呢,我沒那麼小氣的。其實不過是所有的介意在他的袒護面前都煙消雲散瞭,我知道,我喜歡的人值得我癡迷。因為,他給瞭我最大的尊重,哪怕我並不會真的生氣,他也在別人調侃我的時候挺身而出,保護瞭我幼小的心靈。那是我很少有過的感動,因為我的性格很軟,特別容易被人調侃甚至取笑,而我自己,基本都沒怎麼當回事,而那一天,突然有個人跳瞭出來,他不允許別人那樣說我。心中那股油然而生的幸福感溢瞭出來。就算是作為朋友,被一個人這樣在乎,也是很好的。

            (三)

            有些時候,我是個很小氣的人。

            至少那一次是這樣。我在廣場賣一些小東西,我的好朋友小程突然跑過來看我,但那幾天我正生著她的氣。於是,我就埋頭做自己的事,對她也愛理不理的,她一直在跟我說話,問我最近的情況,而我一直都裝作看不見她的樣子,忙著自己的事。其實那時候我的心裡很螞蟻爬似得,也是很難受的,畢竟是我的好朋友,這麼久沒見瞭,自然想親近親近,卻被我可憐的驕傲打敗瞭。

            我看得出來,她的眼裡也有一絲愧疚與不安。不一會,她就走瞭。我獨自坐在地上生著悶氣,心想著,這什麼朋友啊,來瞭就走瞭,一點誠意都沒有。

            天,漸漸黑瞭。夜色完全籠罩瞭整個廣場,我無精打采地坐在地上,肚子開始淘氣地小叫,晚飯還沒吃呢。

            遠遠地,隻見一個很熟悉的身影走過來瞭,手中提著一盒東西,可我一下就聞出瞭,是米線的味道。她遞給我,還沒吃飯吧,快吃瞭。

            就在她開口的那一秒中,我所有的怒氣都化為瞭雲煙。友情,真的可以讓人這樣忍讓嗎。我知道自己有多過分瞭,但她還是從不責怪我,隻是擔心我餓不餓,渴不渴。有這樣的朋友,我還要耿耿於懷嗎?我看瞭她一眼,飽含歉意地說瞭個嗯字。

            情,就是這樣。能融化很多消極的東西,成為我們心中至聖,至誠,至純的依戀與回憶。

            我愛著幸福的感覺,生活裡所有感動人心的小細節,這些並不是用文字,用語言可以表達出來的震撼。後來,漸漸地才發現,有些東西,平凡的才是好的。就像翻看以前的日記,那些記錄地最純真的才讓我最懷念,反而那些詞藻華麗的,卻也沒那心思看第二眼。畢竟生活跟藝術還不是完全一樣。

            溢滿幸福的眼睛,才是最美的。